091-32234155

对团体保险发展历程的思考2020-10-15 06:24

团体保险就是用于一份保险合同,为一个团体的许多成员获取保险。团体保险的基本模式,即由企业交纳保险费,保险公司全部或部分员工,不论其可保性否不具备,受益人由员工登录。在我国,团体保险的发展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团体保险主导市场的发展阶段(完全恢复保险业务到1991年)在完全恢复保险业务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团体保险占到整个市场80%的份额,其经营模式主要是通过政府发文的形式,依赖行政力量的参予和推展。当时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积极开展的简陋人身保险等更加多的是使用这种方式。更有甚者,当时的个险也参考团险的这种方式做到,企业负责管理代扣代缴保险费,有些业务保有至今,如目前仍在困挠我们的学生平安保险。由于大批销售的方式增加了营销费用和管理费用,再加特定条件下的行政插手,团体保险的费率一般较低,团体保险沦为当时寿险市场十分最重要的营销方式之一。第二阶段,团体保险衰败的阶段(1992年——2001年)外国保险公司经过多年希望,于1992年开始转入我国保险市场,首度对外开放的是试点城市上海,在当年的《上海外资保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中对外资保险机构的营业范围限定版为:“根据申请人,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后外资保险机构经营除法定保险以外的下列业务的部分或全部,(二)外国人和境内个人缴付的人身保险业务;(三)上述业务的再行保险业务;”以及经批准后的其他业务。具体将团体保险业务界定为外资不不应转入的领域。

对团体保险发展历程的思考

外资保险机构转入上海市场后,个险代理人营销模式开始大行其道,或许经营保险就跟保险营销画下了等号。客观而言,个人代理制度推展了个险的兴旺,中资寿险公司紧随其后,把营销制度扩展到全国范围;但也带给了团险市场的急遽衰落,团险比例上升到了20%。由于团体保险缺少监管规则和管理惯例,国内除把本归属于团体保险的团体车祸、团体身体健康和团体定期视同团体保险外,还把不属于团体保险却归属于养老保险,享用税收决定的企业年金和不享用税收制度决定的团体年金(以前征称作补足养老保险)也视同团体保险,这就造成了团体保险定义的含混和模糊不清,由于长短期业务不分,从而使得很难有一套规则需要界定如此之大的范围,从而使得规则更为无法实施。这世纪末经常出现的几种市场现象有一点玩味:一是外资保险公司为突破对其不能经营个人寿险的约束,开始打擦边球。国外早已不存在职场销售(worksite marketing),由于单位不缴付,只是从个人投保人的工资账户中扣减,归属于代扣代缴的汇缴件,这时外资在上海引进这种方式,并且发扬光大,开始了变相的团险个做到时代,尽管此种不道德后来被监管部门取消,却根本没几乎绝迹过。由此,为适应环境中外资业务范围的有所不同,实时开始了对团体保险概念旷日持久的争辩,至今没一个权威的关于团体保险科学公允的定义;二是团体保险在行业的地位急剧下降,由于公司之间团体经营理念的不科学,自我管理能力较强,造成基层业务的恶性竞争,监管又没成立底线,因而团体保险市场沦为不被寄予厚望的市场,一度沦为中资公司前进的包袱,沦为食之无色弃之可惜的鸡肋。有些公司开始了止痛工程,业务规模和人力大幅缩减;有些公司则借团体保险之名开始了追赶规模甚至洗黑钱的过程,经常出现了零管理费用等不可思议的现象。随之,监管部门取消了团体两全寿险产品。第三阶段,团体保险谋求新生的阶段(2002年至今)用2002年作为区分团体保险转型的分水岭,是因为这段时间再次发生了几件大事:一是2001年12月11日中国月重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按照趋向对外开放(Phase-in)的原则,中国政府为中资保险业成立了三年的保护期,到2004年底即全面对外开放,反映在人身保险领域主要是团体保险的对外开放;二是《保险法》第二次改动,2002年10月28日九届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关于改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要求》月施行,改动后的第九十二条对保险公司的业务范围展开了新的规定,即同一保险人不得同时杂货财产保险业务和人身保险业务;但是,经营财产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经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核定,可以经营短期身体健康保险业务和车祸损害保险业务。从而使得该业务领域的竞争者不断扩大了一倍。之后的两年,还有一系列政策上的极大波动,一是2004年企业年金政策的实施。趁此机会一部三不会(即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的《企业年金基金管理全面推行办法》,随后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实施了《企业年金全面推行办法》,使信托型业务渐渐沦为主流,尽管这不合乎国际惯例,但显然对现行商业补足养老保险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保险业团体保险的长年业务正处于急遽衰退状态,对商业团险有潜在市场需求的客户大都持币待购;二是政府实施政策,容许不规范投保不道德。

对团体保险发展历程的思考

2005年中纪委、监察部实施《关于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用公款为个人出售商业保险若干问题的要求》,开始对公款消费保险不道德展开约束;三是反洗钱法的草拟。2006年10月31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反洗钱法》,2007年1月1日起继续执行,中国人民银行11月14日印发《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和《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怀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并将实施《保险业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以上政策和外部环境的急遽变化一定程度上指出着更进一步规范,但同时减少了传统团体保险业务积极开展的可玩性,断裂了业务发展的空间,造成了传统团体保险的困境,虽然这种困境在相当大程度上是保险公司自身管理不规范和外部环境不规范相互作用的结果,但是,保险业仍然要付出代价这一现实,无法怨天尤人。所以近年来行业内众多有识之士仍然在孜孜以求,找寻团体保险的新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新的找寻行业的角色定位,这就是把员工福利计划市场的积极开展作为团体保险的主要发展方向。我国改革开放后完全恢复团体保险业务以来,团体保险市场经历了由20世纪80年代较慢发展、独领风骚,到20世纪90年代停滞不前、很快衰败,再行到现在业务转型、寻求新生几个阶段。团体业务的转型不仅必须政策反对,某种程度也必须理论研究的反对。团体保险何去何从的辩论近年来仍然未曾止息过,还包括中国保监会提倡的团体保险论坛、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开会的团体保险工作会议等等,大家感到要子集行业之力,实施推展团体保险身体健康发展的一系列政策,还包括行业权威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