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世一百年”出售假保健品遭投诉2020-11-14 06:24

编者按一个取名为“世一百年养生堂(中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全称“世一百年”)的企业,通过“会议营销”、“旅游营销”等方式可怕诈骗,向老人们高价出售“身体健康(手)表格”、“银蜂软胶囊”、“润节软胶囊”等保健产品,较低则数百元,低约数千元,被骗老人近万名。为了夺得客户信任,在对外宣传时,“世一百年”标榜自己的显要名门:“哈药集团”旗下唯一一个传销平台,在全国有3000多家专卖店。然而,新快报大大收到消费者滋扰,称之为服用和用于“世一百年”的高价保健品后,不但收效甚微,有人甚至猜测其是假冒伪劣产品。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它销售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产品?新快报记者根据受害人获取的情况,转入这家公司展开了16天的卧底专访,将其招摇撞骗的真凶公之于众。旗号知名品牌哈药的旗号,肆意向老人骗卖保健品;而所谓的保健品,却垫着各式的食品和药品;成本严重不足60元,却以低10倍的价格牟取暴利;五年来,骗人的足迹从广州越秀到海珠,而在公司的总部花都,购买者“何止是8000人”(公司负责人语)。一万元一瓶到底是什么神水?上月,本报收到多名老人滋扰后,派遣两名记者以业务员的身份卧底“世一百年”,从而揭露该公司可怕蛮横的骗财黑幕。“会忽悠,我建议你们都去想到小品《买两头》。

“世一百年”出售假保健品遭投诉

我们就是‘买两头’,(拿起面前的水)就这瓶水,我们就要买10000元。产品不最重要,公司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人!”9月1日,“世一百年”副总经理林华柱在公司大会上如此“培训”员工!在一系列“组合拳”之下,广州多位老人疑上当受骗:越秀区康王路62岁老人王秀真(音)、花都区大桥宿舍52岁老人郭×荣、花都大桥局65岁老妇尹×英……他们较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卖给了“世一百年”声称的由知名企业哈药公司生产的各式“奇效保健品”。在这群随便老人中,55岁的张玉芳(音)老人一时冲动之下,把自己思存活下的将近9000元全部给了“世一百年”,换取的则是基本违宪的“保健品”。被骗老人被张贴上各种“标签”记者调查了解到,该公司与大多数骗人公司一样,牢牢地逃跑大多数老年人不易被欺骗的特点,采行各式有针对性的手段展开“逼攻”,并把这些老人分门别类:“核心顾客”型、“重点顾客”型、“一般顾客”型及“问题顾客”型。而为了获得老年人信任,该公司甚至完备了医疗检测法等传统手法,还有诸如祭拜法、舞会法、服务产法等“十八大创意法”。而在具体实施一对一过程中,“世一百年”还构成了自己特有的完备的聪明骗术。在这过程中,甚至连一个普通业务员都能上前变为著名教授。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骗迫吓,多管齐下”的一系列套路。公司曾被公安部门换地方又再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世一百年”公司总部设于花都,其所谓的各分公司遍及广州多个区,甚至伸延到东莞、惠州。该公司五年来几易其名,但恒定的是公司骗人手段和技巧。据该公司多名主管称之为,该公司近两年多次被涉及部门公安部门,但每次都只是“损些皮毛”,仅次于的损失就是公司活动地点“换换地方,新的再行来”。而就在新快报记者卧底专访系列报道打算刊登之时,该公司负责人还必要跑到报社,期望能“手下留情”,甚至派遣员工到报社门口盯梢卧底的采访记者。“给危机,要吓到他(她)心惊胆战;给期望,要给到他(她)龙凤。”这是“世一百年”负责人在培训员工大会上的经典语句。新快报记者卧底期间找到,“世一百年”在培训员工时,骗人手法一一展现出,完全到了可谓经典的地步。“他们叫我‘干妈’,天天问寒问暖,我就是这样骗了!”诸多释怀后的老人在想起骗时的情景,莫不痛心疾首。广州“世一百年”人事部经理孙圣强辱骂:不科哈药,但要抹黑哈药!新快报讯新快报记者在“世一百年”调查期间,找到不管是做到培训还是给顾客不作讲解,员工们都会特别强调自己是“哈药世一堂”的。该公司不仅误解“世一堂”与“世一百年养生堂”的概念,人事部经理孙圣强还亲口对记者否认,该公司“不科哈药,但要抹黑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