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广东记者追问工伤数据,副局长出口成章成国骂2021-01-12 06:24

广东记者追问工伤数据,副局长出口成章成国骂

“你以后不要来佛山了,你他妈的……X你妈的X……”佛山一男工因断指赔偿未果,坠楼自杀身亡,南都记者质问工伤数据,却遭到佛山人社局副局长刘国斌爆粗。你以后不要来佛山了,你他妈的X你妈的X佛山一男工因断指赔偿未果,坠楼自杀身亡,南都记者质问工伤数据,却遭到佛山人社局副局长刘国斌爆粗。此后刘国斌登门致歉,称之为并知道是月专访,爆粗口则是因为自己平时说出较为细。佛山市人社局涉及负责人回应这归属于个人行为。(6月6日《南方都市报》)记者质问工伤数据,却遭到副局长国骂。现如今,偶尔飙上几句国骂,或许并非孔三妈等文化人的专利,某些官员也大骂得十分顺溜。知道是月专访,就可以破口大骂了吗?平时说出较为细,那你在上司面前和父母面前,也常出口成脏吗?忘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谈及做人清廉之道时提防到场官员:只有作好了人,做官才能沦为人官,而会被老百姓大骂为狗官。请求这位平时说出较为细的副局长自己掂量掂量,自己不应归属于人官呢,还是不应归属于狗官?此事并非像涉及负责人所言归属于个人行为。却是媒体专访的是工伤维权事宜,是公务而非私事。作为人社局副局长,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单位。且不说拒绝接受媒体和舆论监督是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责任,仅有从政务信息公开发表的看作,副局长的态度也大错特错。如果这是他个人的一贯作风,我们不能猜测:这样的领导干部能干吗?如果这是涉案部门的工作常态,我们更加要批评:人社局的工作和管理究竟不存在多少漏洞和问题?更加有一点深思的是,此次国骂门是由坠楼门所引起的5月28日,49岁的湖北外来工杨光荣因工伤赔偿金如期没能达成协议,愤而站上工厂宿舍楼4楼,最后坠楼自杀身亡。这一极端个案,再度引起公众对工伤维权困境的普遍注目。尽管工伤事故时有发生,但佛山市政府涉及部门却未曾向外发布工伤事故统计数据。佛山每年遭遇工伤的工人有多少?再次发生工伤事故后,赔偿程序是怎样的?工人维权遭遇了哪些艰难?记者质问的这些问题,也是社会公众最必须告诉的,堪称涉及部门必需发布的。

广东记者追问工伤数据,副局长出口成章成国骂

没想到涉及领导不仅未予问,终究以国骂来对此。这让劳动者情何以堪,让劳动法规情何以堪啊。遇上问题不是急忙想要办法解决问题,而是千方百计封口捂盖子,自厉王弭谤以来或许早已沦为某些人物推卸责任的杀手锏。

广东记者追问工伤数据,副局长出口成章成国骂

食品领域如是,劳动领域如是,其他很多领域亦如是。然而,不发布涉及数据和情况、不想公众批评、不准媒体监督,问题就不不存在了吗?类似于的做派不仅纵容了古怪现象,同时也阻塞了言路、枯了百姓的心。表面上看,这是几句国骂引起的闹剧,实质上曝露出来的还是权力缺少有效地制约的问题。没制度制约,或虽有制度却缺少继续执行的力度和刚性,不愿做到狗官而不不愿做人官者之后大有人在。在现实背景下,劳动者在资方面前本就是弱者,其合法权益屡次受到侵害,有时甚至还要代价生命。如果涉及部门无法贯彻履行职责为劳动者讨好,说句好听点的话你还让普通劳动者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