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蔚来亏损26.24亿 造车新势力到底有多缺钱?2020-10-22 06:24

小鹏汽车创始人曾多次在2017年放微博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实在100亿太滑稽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告诉200亿都过于花上。中国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曾多次给人一种无往不利的错觉,塑造成了滴滴、吃饱了么、携程等诸多市场神话。但是在建车圈,无论是多么资深的制造业大佬想要横跨圈试水,哪怕像董明珠这种,也是来一个被锤一个,概莫能外。资本快玩不一动造车新势力了在蔚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之中,蔚来亏损26.24亿人民币。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稳超2018年全年的96.39亿人民币亏损。蔚来作为一家目前还没什么盈利能力的创业公司,在第一季度就花上了10亿研发费用的情况下,不能找寻在人力成本上的节流。所以在近期财报发布之后,蔚来就开始了全球业务与人员的缩编。今年4月份,北京的办公业务都退回到了上海总部,人员也展开了高效化调整。根据媒体爆料蔚来北美总部除了大量辞职的高管以外,普通员工也被剪裁丢弃了多达10%。目前蔚来这家曾多次扎根全球创建的公司,早已迅速就要沦为一家地道的上海企业了。

蔚来亏损26.24亿 造车新势力到底有多缺钱?

在蔚来缩减支出,全球研发营销团队基本都溃缩到上海之后,脆弱的资本市场甚至还催动了一波蔚来股价的下跌。蔚来股票从6月14号2.35美元的低点,现在早已下跌近50%了。由两位德国人在中国创办,为中国市场研发,扎根中美两国的拜腾汽车,本来都早已得出了新车的用户交付给时间。而思福康和戴雷这两位德国白求恩,在公开发表互怼了贪污腐败等一系列糗事之后,完全分道扬镳。思福康去了竞争对手艾康尼克。根据讨厌曝邮件图片的拜腾北美团队来看,内部原因还是没钱。外界都十分讨厌拜腾以1元夺下一汽华利的造车资质,殊不知拜腾还要给一汽华利偿还债务8亿元债务。在6月15日,一汽夏利公布了对证监会的恢复公告,南京闻行(拜腾的母公司),要在4月30日之前偿还债务8亿元的80%的债务,但是到发文日为止,拜腾才递了3.3亿元。拜腾汽车的债权人,也暴露出拜腾汽车的根本性资金问题。和蔚来一样,拜腾汽车面临如此窘境,也在选择性的裁人。有拜腾内部员工称之为拜腾启动了内部裁员计划:目前裁员了上海这边的销售公司,美国那边也审了几个小组,接下来就是南京工厂和上海global部门了。也有拜腾的美国员工爆料,拜腾早已把绝大多数业务和工作并转返回了中国,美国团队逆的名存实亡。以这个发展道路下去,这个德国人创办的全球车企,立刻也要就变为南京国资委股权的南京本土企业了。曾多次炙手可热,作为握新能源汽车生产双资质的长江汽车。最近被媒体找到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找到,有不存在长江汽车广东佛山研发中心以及杭州长江汽车、贵州长江汽车、重庆长江汽车等拖欠的爆料。目前圈内普遍认为的想玩动造车新势力,入门门槛是200亿人民币。所以我们看见爱驰汽车、天际汽车、博郡新能源、奇点汽车等等,都轰经常出现了大规模拖欠工资、裁员的消息。这些都是这条200亿准则的检验者。这些造车新势力曾多次都是轰轰烈烈的一掷千金投资办厂,筹办发布会,许诺给业界一个幸福的未来。现在沦为自此,不免有一种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伤感。在今年三月的时候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多次所写发表文章:没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有一点投资。今年早已不是资本雨露皆涂的时候了章泽天曾回想刘强东投资蔚来的过程,李斌就来我们家不吃了一顿饭,他花上了 15 分钟谈他的点子,我老公就花上了 10 秒钟说道 yes !。张维在那篇文章里也说道:中国的造车新势力核心的融资来源是一心想做GDP的地方政府以及意图转型或脱虚入实的房地产开发商,还有一些什么冷投什么,为难失去机会的机构投资者们。今年早已不是资本不会雨露皆涂的时代了。今年6月,西雅图数据研究公司PitchBook公布数据称之为,截至2019年6月15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取得的风投金额总计7.8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60亿美元下降86.95%。拜腾汽车牵头创始人戴雷在今年5月曾回应,拜腾汽车的C轮融资是由一汽集团领有投,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可是在有消息爆料,拜腾汽车之前的B轮融资还没全部到账。拜腾汽车不仅一汽华利的帐没有还上,还在今年3月和7月拜腾汽车两次出有质自己的股权。在2018年8月已完成B+轮融资,估值超过250亿的小鹏汽车,把融资当作了目前的第一大事。为了拓展融资渠道,小鹏汽车也早已将摩根大通亚太区总裁顾宏地招至麾下,并且宣告要在2019年底已完成300亿的融资目标。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任何关于小鹏汽车C轮融资的消息,这个缺口还在百亿级。美国IPO之后的蔚来,基本上却是把现阶段的脑门一热的融资获得头了。所以最近蔚来也变卖了自己的车队,省钱过日子。现在的投资者对造车新势力的态度更为慎重了,都在从容谁能跑完的很远。今年3月,威马汽车宣告已完成资金总额为30亿元的新一轮融资。5月,新特汽车宣告已完成B轮融资,融资金额约100亿元。这些是今年为数不多的幸运儿。随着资本市场的削减,这些早已享有量产车型的造车新势力,目前的后遗症意味着是今天又燃烧了几辆车。而像游侠汽车这种还没有步入量产门槛的车企,以这个形势下去,就很难有量产车出来了。所以今年还能获得融资的造车新势力们,都是还却是有期望活到最后的。造车新势力的衰败速度要比预期的慢有这么一个寓言故事,一位商人和自己儿子说道,我可以让你嫁给首富的女儿,并且当上银行副总裁。于是这位商人去和首富说道把你的女儿娶我儿子吧,因为我儿子是银行副总裁。然后这位商人又去找银行行长,说道你聘请我儿子吧,因为我儿子是首富的女婿。这基本上也是造车新势力的模式。目前早已开始量产的造车新势力,基本上早已过了,拿着投资意向去找政府要地,拿着政府给的地向投资方借钱的阶段了。现在就在为从哪寻找钱之后活下去发愁。

蔚来亏损26.24亿 造车新势力到底有多缺钱?

奇瑞在2018年早已买了9万辆电动车,而上百家造车新势力们特一起也没卖给3万辆。以目前蔚来、拜腾、前途等模式和情况来看,造车新势力在短时间内盈利基本没有有可能,唯一能让公司活下去的生命来源就是融资。融资不下去的最后一步,就是质押各种工厂和股份换钱续命,然后接着等融资。特斯拉今年第二季度产量和交付给量都自创历史纪录,营业收入也构建多达50%的同比快速增长,但依旧没构建盈利,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超过4.08亿美元。特斯拉尚且如此,造车新势力们衰败的速度,有可能要比预期的慢多了。本以为还能看到如滴滴,慢液般在市场上逐步缠斗,最后针锋相对的壮丽资本博弈论时代。偷偷地重温一下偶像练习生综艺一般的残忍。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可能造车新势力相互还没有在战场上看到面,就早已冻死在战壕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