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君马汽车已成空 经销商处于无人管理状态2020-08-03 06:24

日前,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内部员工向盖世汽车爆料称之为,君马汽车早已倒闭,所有高层人员辞职,且经销商正处于无人管理状态,但公司尚能欠薪员工薪资。前几日,讨薪员工前往长沙劳动执法局维权,与众泰集团涉及负责人交流,但员工工资依然无法实施。该内部人士称之为,销售公司欠薪员工4个月工资并未放,牵涉到员工人数约210人;目前,君马襄阳生产基地早已几乎退出,生产用地或将退还给政府。

君马汽车已成空 经销商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随后,盖世汽车企图与众泰管理层联系,查证君马销售公司拖欠等细节,但截至新闻报道,仍没获得对方对此。毫无疑问,员工讨薪维权事件的再次发生,再度证明了君马汽车当前所面对的困境。事实上,这也是时隔不久前近百家君马汽车经销商集体维权后,再次发生的又一规模维权事件。随后,盖世汽车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审批系统查找找到,君马汽车的主体公司,即重庆君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信息早已表明为吊销,且吊销日期为2017年11月13日。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审批系统表明,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依旧是延续状态。企业营业执照信息表明,该公司正式成立于2017年8月4日,法人代表是廖帝伟。而天眼查资料表明,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由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100%有限公司。如果追根溯源,在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股东包含中,我们找到,铁牛集团有限公司、黄山金马股份有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与君马汽车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家族股权关系网背后的利益关系而在辨别中找到,铁牛、金马、众泰、君马之间的关系背后隐蔽着一张家族式网络线条。曾在2016年10月,铁牛集团旗下的黄山金马股份公布重组方案,拟以发售股份出售资产的方式出售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作价116元。2017年4月,中国证监会对该方案不予核准国家发改委。金马并购众泰后,不仅将其股票名称由金马股份改回众泰汽车,且将公司名称由黄山金马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安徽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表资料表明,黄山金马股份的母公司铁牛集团,由应建仁和徐美儿夫妇联合出资重新组建,夫妇俩所所持股份分别为90%和10%。那么,应建仁与徐美儿跟众泰汽车又有什么关系呢?现任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金浙勇,兼任众泰汽车继续执行董事,在2016年6月之前,其是众泰汽车第一大股东,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不应氏夫妇的外甥。所以,鉴于三人类似的亲戚关系,业内指出,金马股份并购众泰汽车的作法,更加看起来一场自导自演、自我抬高身价的家族游戏。完全在金马股份并购众泰汽车的刚好,2017年3月,重庆君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登记正式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刘一凡。而刘一凡同时也兼任重庆美万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和股东。公开发表资料表明,刘一凡在美万的股份由原股东宋嘉、徐泽军出让而来;而徐泽军是徐美儿的兄弟,现任众泰汽车集团副总裁。据消息人士曾,徐泽军在众泰汽车内部接入君马品牌,而在此次员工讨薪维权事件中,徐泽军则是众泰方面的核心人物。由以上股权关系来看,金马股份、众泰汽车、君马汽车三家企业实际有限公司人背后层层叠叠的家族关系网,为每一次股权的交易和更改,掩盖了一层资本运作的指控。

君马汽车已成空 经销商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业内分析指出,重庆君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问世,似乎是冲着新能源而来。被寄予厚望的高端品牌对于金马股份以116亿元的天价并购众泰汽车,业内分析指出,其所打的如意算盘是通过众泰转入新能源汽车产业。众所周知,2016年前后,新能源产业是资本市场中的香饽饽。2017年4月,特斯拉的市值一夜之间冲向527亿美元,低于标准化的496亿美元,令其业内感慨深感。所以,面临新能源产业在资本市场的持续走高,各方势力都想要在这一领域分一杯羹。2017年6月27日,君马汽车在彼时炙手可热的雄安新区横空出世。按照君马汽车官网表明的众说纷纭,君马汽车是众泰集团公布的独立国家运营的汽车品牌,代表着中国生产2025的新兴力量,支撑着中国品牌汽车兴起的愿景。基于这样的品牌基调,业内猜测,君马汽车未来的产品方向有可能在高端电动车领域。然而,从其投产的产品来看,其并没按照多数人预测的方向发展,而是之后延用了众泰汽车多年的SUV路线。资料表明,2018年,君马汽车投产了三款燃油版车型,分别为君马S70,君马METT 3和君马SEEK 5,且这三款车型皆为SUV产品。

君马汽车已成空 经销商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在君马品牌问世之时,另一种声音指出,众泰汽车是想要借君马的高端形象,挣脱仍然以来弥漫在身上的低端、山寨标签。如今,君马汽车的昙花一现,或将一切美好愿望化为泡影。为谁敲响警钟?自今年年初开始,君马汽车的负面新闻就大大载于各大媒体。从因变速箱问题断供自动挡车型,到售后配件严重不足,再行到经销商亏损相当严重、库存低企,并不得不到永康众泰汽车总部维权。这一系列问题,皆同构出有君马在经营管理方面经常出现了相当严重危机。知情人士对盖世汽车透漏,君马汽车销售公司的法人在今年7月份再次发生更改,由之前的宋嘉变为人事部的一个经理,几乎没决策能力。另据君马财务透漏,君马在今年实际还是盈利的,但众泰从去年开始,就偷偷地移往君马资产,还包括800万现金资金和200多台现车给到众泰自己的供应商抵押。但这一众说纷纭目前还没获得众泰方面的证实。不过,据众泰汽车前不久公布的2019半年报表明,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营收同比经常出现50.83%的下降,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亿元。对于营收下降,净利润亏损,众泰汽车在财报中认为:主要原因是销量上升影响所致。鉴于当前车市状况,以及销量的持续上行,众泰汽车预测今年前三季度,其总计净利润仍将为亏损。而这一财务状况,也指向众泰汽车当前所面对的经营困境。现在君马早已是个空壳公司,正处于无人管理的无序状态,即使员工想辞职,都不告诉找谁办理手续,不能寄希望于政府插手。君马销售公司内部员工不得已地说道。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审批系统注册的信息来看,虽然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仅存,但重庆君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吊销,或伴随着君马品牌将沦为过去。从2017年年中的高调问世,到如今身陷浑沌,君马白热化盛开后的悄悄退场,不但伴随着众泰的高端梦完全消灭,或也为北汽银翔、观致汽车、长江汽车等身陷经营困境的品牌响起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