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已成为负担 戴姆勒或出售smart给中国车企2020-08-14 06:24

据德国商报报导,戴姆勒从二十年开始深耕紧凑型车市场,然而一直不知都有起色。现在,戴姆勒期望在中国为smart品牌找寻一个有成功经验的合作伙伴,希望需要解救smart品牌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去年戴姆勒公司资深高管凯伦阿特(Karen Adt)接任安妮特温克勒(Annette Winkler)兼任smart品牌负责人。

已成为负担 戴姆勒或出售smart给中国车企

温克勒负责管理smart品牌期间业绩不欠佳,阿特离任后的首要愿景就是带上smart走进困境,构建盈利。然而离任大半年有余,阿特还是没能找准战略方向。戴姆勒总部的不满情绪更加多,就连欧宝汽车在经历了频仍亏损之后,中间也构建过盈利,smart却一直没头绪。作为新任负责人,阿特忍受着十分大的压力。要告诉,谁能为企业带给盈利谁就有话语权。戴姆勒的下任掌门康松林(Ola Kllenius)以盘活AMG一战崭露头角,这也是他能接任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新的掌门人康松林对smart品牌并无任何情感。单从企业效益考虑到,必要退出smart品牌也不是没有可能。去年,戴姆勒集团盈利同比下跌30%。这意味著,康松林月离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后旋即就要开始实行严苛的成本节约计划。很多事情要新的规划和决定,smart品牌的命运也将再行一次被审问。1997年首度在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亮相时,smart曾让世人眼前一亮。smart的问世,建构了一个新的车辆品类,是从前不曾有过的。然而1999年首个原始的销售年业绩就不颇理想,全年仅有为八万台整车。当时整体的市场环境不欠佳。除了外部因素,消费者对两座车的反响也不是很好,指出这种车不简单。smart从一开始就未能寻找适合的消费者群体。发展smart是蔡澈博士订下的基调。戴姆勒内部曾反省smart业绩不佳的原因,指出是跟上的时间点不对,二十年前市场和消费者对二座车无法确实拒绝接受。但随着市场的发展,小型车基本需要符合都市人的日常上下班市场需求,是作为家庭第二辆车较为好的自由选择。即便如此,smart还是没能步入沦落之日。2004年,smart的年销量超过15万辆整车。从此之后,很久没有能打破这个数字,年复一年都在15万辆左右。甚至去年销量还大跌到13万辆整车。戴姆勒订下的20万辆目标从没能构建过。作为对比:宝马复活MINI品牌时,在首个原始的销售年2002年就卖出了144000辆整车。随后销量大幅下跌。在2018年超过了362000辆,完全是smart的三倍。从上市销售以来,smart给戴姆勒总计带给了好几十亿欧元的损失。德国汽车行业专家回应,要构建盈利,smart急需一个合作伙伴。对于戴姆勒而言,smart是一片急需修葺的废墟。解救计划的第一步是电动化。从2020年开始,欧洲和北美市场将只供应电驱动的smart。行业专家指出,电驱动战略有可能彰显smart第二次生命。然而电动版本22000欧元的售价完全是燃油版本的两倍。为了降低成本,smart期望在全球仅次于的汽车市场中国找寻一个可信的合作伙伴。阿特回应smart的未来在中国。根据行业内部消息,戴姆勒目前于是以与合资合作伙伴北汽接洽合作事宜。同时也在和吉利汽车展开洽谈。作为持有人戴姆勒9.7%股份的第一大个人股东,吉利创始人李书福对于与戴姆勒的合作向来十分反对。比起于目前早已买断的高端车分享上下班业务,和smart品牌的密切合作似乎极具吸引力。smart自由选择在中国找寻合作伙伴的意图非常明显:将生产基地移往到中国。阿特期望非常丰富smart的产品线,将产品线扩展到从两座小型车到小型SUV全覆盖面积,同时大幅提高产量,双管齐下,打一个可爱的翻身仗。十分具体的是:smart品牌急需一个好消息。就像在1997年首度亮相时那样,再行一次精彩世人,才有可能在戴姆勒将要重组之际挽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