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2234155

车企之间的“爱情”进入了速食时代?2020-09-12 06:24

2016年的中国汽车业再次发生了多桩车企间的联姻事件:江淮大众合资、上汽奥迪合资、北汽大股东福建飞驰、广汽传祺重组吉奥车企之间经常出现分分合合的合资合作或业务重组,仍然是汽车行业自身发展规律大不相同,如前些年有东风和福汽合作、广汽与奇瑞合作,东风大股东PSA等先例,虽然这些合作往往不会花费数年时间前进较慢有的甚至无果而惜。然而2016年的几桩车企合作时间特别是在是车企间的合资却展现出出有前所未有的特点,即速度很慢、态度近于极力,而这带来人一种反感的感觉车企之间的爱情转入了速食时代?之所以经常出现很快合作的新趋势,背后大自然也具有特定的原因,既与中国汽车行业在2016年惊人车祸地进账13%以上的增幅有关,也和当事车企对转变自身发展前景的反感冲动有关,在内外因素的联合起到下造成了车企闪婚的盛况。不过明确到每一桩事件本身,又具有各自独有的原因,同时也造成了不一样的影响。雷电合资2016年转入下半程后,汽车业内轰轰烈烈的跨国合资大幕忽然冲破。9月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之为月与大众中国达成协议战略框架协议,将筹设双方的合资公司。即便这场合作在此前早已有所传闻,但是当其确实坐实之后仍然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根据江淮和大众的合作内容,双方分别以现金或其他有形资产或无形资产出资方式各交纳50%的初始注册资本,以新能源汽车产品为基础,正式成立一家研经销一体的合资公司,在新能源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上下班方案等领域积极开展全方位合作。对于大众而言,目前在中国已享有一汽-大众和上海大众两家合资企业,按照国家汽车发展政策规定,每家跨国车企在中国内地不能享有两家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对象,因此江淮大众作为大众在华的第三家合资企业,面对着政策容许的问题。为了避免政策容许,江淮与大众自由选择从新能源汽车进行合作,该项目沦为大众汽车在华新能源发展的一个新的出口。大众方面已制订了具体的新能源车规划,至2020年将为中国消费者获取大约40万辆新能源车,至2025年获取150万辆新能源车,而这其中还包括来自江淮大众合资公司的产品。不过否可以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沦为江淮大众正式成立合资公司的前提条件,而近日有消息称之为江淮大众的新能源车牌照最慢将于今年上半年获批。大众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在近期关于江淮大众合作的表态中屡屡特别强调类似和较慢两个关键词。而来自安徽省政府方面的信息则表明,去年12月28日,江淮汽车已将关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合资生产显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核准的批示递交给了安徽省发改委,后者已于当日法院,目前办理状态为转入尤其程序。较之江淮大众合资不存在回避政策容许的障碍但整体更为成功,另一桩合资事件却具有相反忽略的局面。11月11日,上汽集团放公告称之为,已与德国奥迪达成协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计划重新组建新的合资公司。该消息一出爆炸舆论,因为这意味著上汽大众将沦为奥迪在华第二家合资伙伴,奥迪也将沦为首家享有两个合作伙伴的奢华品牌。对于奥迪而言,自由选择与上汽合作有其自身内在市场需求,即为了强化自身在华竞争力和持续取得销量与利润的双提高。然而鉴于奥迪与一汽集团之间多年合作关系加之此事的影响面过于大,奥迪与上汽企图绕过一汽展开合作,结果遭一汽-大众奥迪的反感声浪,其中以一汽-大众奥迪经销商的赞成尤为轻微。

车企之间的“爱情”进入了速食时代?

自去年11月起,由中国汽车流通汽车协会联合正式成立的奥迪经销商联会与一汽-大众奥迪、奥迪中国、德国奥迪之间展开了几轮白热化的谈判,拒绝停止上汽奥迪项目,并赔偿金上百亿元经营损失,奥迪经销商甚至收到了12月1日前如果得到失望回应,将实施涨价和拒绝接受提车的对付措施。最后双方达成协议2017年3月之间停止与上汽方面关于网络和销售的谈判。不过近日上汽方面又屡屡放风将正式成立合资销售公司,甚至合资销售公司的人选都早已以定下来,这引发奥迪中国方面的推崇,奥迪中国总经理魏临川应急致信上汽集团拒绝其遵从允诺,而海兹曼为此更进一步做出了上汽奥迪2017年会落地的肃穆允诺。一波三折,上汽奥迪合资事件沦为2016年最引人注目的汽车业内大事件。冷静重组跨国车企和国内车企的无暇合资合作,而国内车企之间则无暇业务重组。2016年国内车企之间的重组事件虽然风头不及跨国合资,但是其进展速度某种程度十分迅速,影响力也非同小可。首先是北汽股份大股东福建飞驰。2016年3月14日,北汽与福汽集团所所持福建飞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福建飞驰)在北京举办了北汽意向转让福汽集团所所持福建飞驰35%股权的《框架协议》签下仪式,北汽将从福汽集团手中取得福建飞驰35%的股权。在北汽对福建飞驰展开了三个月的尽责调查之后,2016年6月12日,北京股份与福建飞驰在福州市月举办股权转让签下仪式,北京汽车月转让福汽集团所所持福建飞驰35%股权,双方将联合持有人福建飞驰50%的股权,公司名称也更改为福建飞驰汽车有限公司,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担任福建飞驰董事长。这桩业务重组事件沦为2016年上半年的一件大事,而业内广泛寄予厚望这次重组。对北汽而言,享有福建飞驰35%股权之后,将沦为飞驰在华唯一的合作伙伴,其业务包括北京飞驰的乘用车和福建飞驰的商用车两大板块。北汽的商用车业务也构成北汽福田和福建飞驰一高一低的产品阵营。而据理解,飞驰当初与北汽合资正式成立北京飞驰时之后期望在中国只和北汽构成合作关系,为此北汽与福汽集团的谈判展开了长约十年方才构建。有意思的是,飞驰在华削减合资企业数量的表达意见与目前奥迪谋求两家合资公司的表达意见恰好相反。某种程度是2016年上半年,广汽传祺整编广汽吉奥也沦为众多企业重组事件。同为甚广汽系的大自律业务,广汽吉奥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一路艰辛最后以注销收场,另一家企业广汽中兴目前发展也不成功,唯有甚广汽系的嫡系广汽传祺取得了十分快速增长的快速增长。2016年广汽传祺全年经销超强38万辆,同比增幅高达96%,GS4上市以来总计销量多达45万辆,而刚刚上市的GS8月售也爬上6000辆,发展势头快速增长。在显著的高低之分背景下,广汽集团对其内部资源展开了新的统合,推展广汽乘用车将甚广汽吉奥收益囊中。2016年3月18日,广汽集团发布广汽乘用车拟以37.5亿元并购吉奥有限公司持有人的广汽吉奥49%的股权,展开先前生产、建设。由此广汽将100%有限公司吉奥,广汽吉奥在浙江台州和山东东营所享有的45万辆生产能力将沦为广汽传祺的生产能力储备基地。目前广汽传祺以广州为核心,以吉奥的两大基地向华北、华东地区扩展,而在西北的新疆广汽传祺也建设了生产基地,其生产格局基本构成。在车企重组大潮中,也有一些并未被证实的消息爆出,如与菲亚特克莱斯勒与北汽一段情前缘,目前菲亚特克莱斯勒在中国与广汽合资,理论上还有一个合资名额能用,不过目前来看此事仍未有新的进展,然而否不会如上述事件一般,在某一天闪电般已完成?